— 舟楫尾迹 —

*给基友的生贺

*黄濑凉太&绿间真太郎。

*与其说CP文,不如说男孩子们的小日常?谈恋爱作为一个残念写不出来【捂脸】【不】

*OOC存在,文力弱。

+++

巧合三十题

29.同时伸向一件商品的手

绿间真太郎站在这个小书店已经有半个多小时了。他在书店直对路旁行人、放了普通杂志和报纸的地方徘徊了许久。每每想要撩起进入里面的帘子,手又会收回。

被惩罚买不良刊物这样的命令实在令人尴尬。如果不是那些同学软硬兼施,从苦求到激将法,最后甚至到怀疑晨间占卜(今日的巨蟹座运势第一,绿间自信带了幸运物的自己更是诸事顺利)根本迷信,绿间这才答应他们参与这个奇怪的游戏——被拿到鬼牌的人选中的人,要执行他的一个命令。前几轮绿间都十分幸运地抽中了鬼牌,命令他人去执行自己的指令,但大多数不是什么过分的事,不过是把一个单元的英语单词背诵下来之类的罢了,甚至还被说了正经得要命。本想着要离开学校,又被拉着玩了一把,这一回不幸地被命令了:“啊那个,绿间君去买一本,那种,你应该明白的吧?那种书就好。”观察到参与的他人面带笑意,绿间这才反应过来他们在给他下套,看来是等待这个时刻很久了。绿间下意识想要拒绝,但他平常都以信守承诺愿赌服输作为自己尽人事的一项,一想到这又只能闭嘴,一个人跑到这里来。

没有购买过这样的书刊,不过同学之间聚在一块总是会提及这些方面的事情。“学校外面的书店,就是在校门口走出去的那里啦,最近有很多新货。”“你怎么会知道啊。”“老板今早和我打招呼的时候说的啊。”......如此诸类的话,即使表露出厌烦的情绪,也是无法避免他们在身边讨论的,毕竟是尚处于青春期的男生。

到底要不要买?绿间犹豫许久,感觉汗液从掌心渗出,打湿了他缠在手指上的医用胶布*。他用余光瞟见从他进来便脸上盖了一本书,惬意打着呼噜的老板还没醒过来,深呼吸几次,终于下定决心撩开帘子走了进去。

在哪啊......一旦决定了,速度也就快得多。他迅速地浏览起书架来。书架上摆放的书从书脊上看去名字和设计都挺正常的,没有一看就是(符合绿间认知中)不良刊物的杂志,如果要一本本翻找肯定会很是麻烦。绿间想了想,随便向一本书脊是显眼的银色的杂志伸出手。意外地,有一只手也放在了书脊上。

因为太紧张完全没注意到有人进来,糟糕。绿间很想立刻收回手——他也这么做了——然后捂着脸跑出这个地方。只是没等他付诸行动,那只手的主人便取下杂志,带着笑腔向他打招呼:“小绿间。”绿间僵硬地扭过头,看见黄濑凉太拿着那本银色的杂志,表情是不可思议加想要忍耐笑出声又失败。

“......”这样的情况下根本不想打招呼。看来黄濑已经很明白自己要干什么了,绿间想要装作他们根本不认识坦然地离开,可黄濑竟然开口向自己热情地推荐起杂志来。

黄濑把那本杂志暂时放在一旁的柜子上,自来熟地翻找起书架上的杂志:“唔......没想到小绿间也会看这种东西啊?”

立即辩解:“我不看なのだよ。”

“哦?第一回吗,那么很推荐这个系列喔,先从......”

这种貌似和谐的对话实则带有十足微妙的气氛:“黄濑,我们为什么要谈论这种事情なのだよ。”

“噗,小绿间真是的。”黄濑把放到一边的银色杂志在绿间面前翻开,被皮制的带子捆绑起来的女性出现在视野中,假如不是黄濑笑容可疑,绿间会毫不犹豫地认为这些女性正在承受着不人道的刑罚。后退几步,绿间推推自己的镜框:“为什么要绑起来......なのだよ?这是反映不人道旧刑罚的图画吗。”

黄濑立刻笑得不能自已:“小,小绿间,哈哈哈哈......!绑起来,旧刑罚......哈哈哈,不行我要和小青峰讲。”耳朵和脸颊都带上了淡粉色,每讲一句话之前都要深呼吸,看似快要笑到断气。

“黄濑。”直到绿间有些恼怒地开口喊了他的名字,黄濑才停止大笑。抹掉眼角的泪水,黄濑不管绿间满脸窘迫,自顾自地说起话来:“实在太纯情了,根本是珍稀动物啊。”他的手指滑过书脊,最终停在一本淡色系的书脊上。他把它抽出来递给绿间:“呐,本想着推荐一下那个系列的,但果然刚开始看还是看这种吧。那些对于小绿间来说还太早了吧?”

“好好听我说话啊黄濑!”绿间觉得此刻再多的解释,也好像根不能摆脱困境了,“说了我并不看这些东西なのだよ,不过是......”

黄濑做出同情的表情,拍拍绿间的肩膀:“小绿间家的家教蛮严的吧,嗯,所以这种事——我知道。”

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是怎么回事!绿间感觉自己是没办法和黄濑讲清楚事情发生的原因了,现在他只想马上离开这个地方:“我先走了なのだよ。”

“一块吧,我可以帮小绿间结账。”

“不需要なのだよ。”迅速拒绝。

“难道小绿间要请客吗?”黄濑惊讶地说。

“再见なのだよ。”一字一句。

......

至于最后怎么把黄濑的帐也结了,被同学揶揄,最后的最后被“友情关怀”(他们竟敢直接把那种书带来,还讲兄弟义气似的把它们强塞给了自己),关于这些绿间都不想再提起。

总之名为绿间真太郎的少年,在那一天被他人强制性地撬开了新大门。

FIN.

*绿间手指上缠的东西我原来以为是绷带,但看新一季里和哥把胶布卷扔给绿间——大概是医用胶布吧?我也不懂了丨丨丨【喂】

评论
热度(3)

2013-12-24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