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舟楫尾迹 —

*首次写小单车同人……还没有十分熟悉,OOC注意。

*架空设定。

*@killpass kp生日快乐!


+++


与人们称呼的名字“四月”不相符合,这座森林并不是什么充满生机的地方。狂鸦、吸血蝙蝠随处可见,一旦唯一的光源:太阳坠入远山的怀抱,误入的普通人类极易迷失在这藤蔓纠缠,灌木与高大树木共生的天然迷宫中,最终沦为腐生生物的食粮。

这一切对于野兽而言,夜晚的寂静反倒是发挥灵敏五感绝好的条件;即使身体接受到寒冷的讯息,血管中流动着的大量星屑也会如点点星火燃起,维持着他们异于常人的高体温。虽不需要燃起篝火,但它在一定程度下的确可以防止大型魔兽在自己入睡后的靠近,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也是那些人类带给他的一时无法改变的习惯。“不知小福他们到哪了呢。” 为了避免狂鸦嗅到魔法残余的气味而侵袭(虽然很弱,但结群而至处理起来也是烦人),使用人类的方法取火无疑是最明智的选择。荒北用火镰从指间夹着的火石棱角擦下去,擦出的一串灿烂火星跌到垫在火石下用艾蒿嫩叶制成的火绒上,引起了一缕小小的烟雾,其间有一点光亮闪动。把火绒扔到干草覆盖的木柴堆里,干草立刻燃烧起来。“呵,应该比我要快一些才对。”

“晚上,晚上好?”陌生的声音传入耳畔,和乌鸦嘶哑鸣叫,柴火噼噼啪啪炸响截然不同,在这夜里十分违和。放下装好火石的皮革荷包,手抚上腰间的匕首,全身的神经紧绷起来。——除了高级魔物,这个时间段,会有什么会说话的生物前来和你道晚安呢?与高级魔物遭遇战并不是能够轻易解决的情况,心脏加快了供血的速度,出于本能,荒北反倒兴奋起来。

“啊、竟然有人呢。是人类啊……”颤巍巍的,带着一点哭腔的自说自话,搅乱了荒北关于如何漂亮地割断对方咽喉的计划,在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里,一个少年的轮廓从漆黑中显现。“太好了,没想到还能在看到人!”

身披斗篷的少年小心翼翼地靠近自己:“您,您好?”

一点魔物的气息都闻不到,空气里只飘着淡淡的血腥味,嘁,刚刚沸腾的心脏又被迫回到原来的跳动速度:“啊——?!”不爽又无法进行有趣战斗的荒北心中烦躁,对于对方礼貌的问候没有心情好好回应。

“抱歉!!没有打扰到您的休息吧……”少年扶了扶鼻梁的眼镜,全身克制不住地颤抖,“虽然是很冒昧的请求,但如果您明早要离开这片森林,希望您能带我出去!”他深深鞠了一躬。

人类可不都是什么善良生物,在部落的时候就体会得很深刻了。如果不是必要,荒北可不想和人类扯上关系。

少年挺直身体,置于腹部的双手十指扣紧,因为火光看不清他的眼睛,但那眼神大概飘忽不定:“我和朋友们走散了……也许失去我,并不会减弱他们的战力,但是、但是我很想和他们再次会合,继续我们的旅程,履行一起战斗的约定。”

“哼。”用还想一起战斗来做借口啊,真是好听。勉强有点感兴趣了。“你能给我什么代价呢,人类?”荒北向他示意性地伸出手。

“欸!”似乎非常惊讶的样子,对于被要求支付代价这件事情,少年将手指抵在唇下,牙齿轻轻咬住下唇瓣愣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除了这具躯体和灵魂……其它的所有一切都可以给您,不论是什么条件都可以!”

荒北嗤地笑出声:“喂,处于不利地位和别人交易,居然还敢讨价还价啊,小鬼。”用木棍扒动木柴,让它烧得更旺。

说话的语气意外不再唯唯诺诺:“我答应过大家,必须要和大家一起战斗,所以……所以没有办法将它作为代价与您交易!”

“哈。”荒北站起来,“既然有勇气说出那种话来,为什么还在继续发抖呢?”

“嗯——”

“说实话。”

“很,很害怕……”少年攥紧衣领,像是防止风进入领口一样,“看见您坐在那里的样子,还有,还有,啊、”

荒北走向他:“还有?”

少年向后退了一步:“看到您就觉得那种浑身散发着的威压实在太强了,很难站直,像是会被杀掉一样!”

“说出来了嘛,实话。”双手抱胸,近距离地打量起对方来。

挠了挠那头黑色的短发:“欸,是吗,不,不好意思……”嘴角逸起淡淡的笑容,眉毛微微皱着,一副羞愧的模样。从近处看,他的脸上满是细小的刮痕,有一部分伤口已经开始结了薄痂。嘴唇皲裂,似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饮水了,怪不得嗓音有些嘶哑,“如果惹您生气了,真是对不起……”

走回篝火边,大剌剌地席地而坐,少年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你想先冻死在那里,然后被当做食物处理掉?”

“……唔,啊,谢谢您!”小步走了过来,然后局促不安地坐到了离自己不远处的地方。把水囊扔向他,继续低头去扒柴火。

没有落地声,大概是接住了。

“这是您的储备吧,即使我喝也……”

“只是等价交换而已,”荒北耸肩,“这是你应得的。我们的交易是带你活着出去。”

“谢谢。”

轻柔的吞咽一点不像是喉咙干渴了许久,喝水的时间也很短。荒北用余光瞟向他,看见他将塞子塞了回去,纵然脸上带着恋恋不舍,还用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他双手捧起水囊,递向自己。收起水囊,荒北看见对方的眼睛一直追随着它。“不是还想喝吗,还要装出这副样子。”含糊不清地独自喃喃,引起了对方的询问。

“怎么了吗……?”

“拿去。”

“——?”

“我还有,明天也可以收集。”

“这个,不太好吧。”并没有伸出手来接。

“喝下去。”

似乎认为又把自己激怒了的少年马上惶恐地道歉到:“对,对不起!!”

不擅长安抚别人的荒北想不出什么有效的方法能够使对方冷静,脱口而出的还是听来不怎么和善的话:“烦死了,你只会说对不起吗。人类小鬼。”硬将水囊塞给了对方。

“不是呢,不过太害怕了就……啊啊,不是那个缘故,我——”

“狼是遵守诺言的生物;在出森林之前,我不会伤害你。”

少年瞪大眼睛,瞳孔猝然紧缩:“狼——”他重复着那个词,然后低下头去。

居然之前都没有察觉到吗?这种迟钝的人类如果不是遇到自己,能看到明天的日出都是问题!“是啊,狼。”

“好帅气!!可以变化成人啊,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狼!狼先生,您好厉害!”再次面对面时,少年却是洋溢着喜悦的表情,双眼里闪动着奇异的光。

超乎预料的发展,从未有人类在听到自己自爆身份后一脸无法判断是否是虚伪的高兴,“你在想什么啊,我可是狼。”呲牙,努力做出凶恶的样子。

“啊,果然这样好令人害怕,”好像再次由于人类直面未知事物的缘故而害怕得全身颤抖,却仍旧露出了向往的神色,“可是比起那个来说,有生之年可以与一位狼先生谈话,真是十分幸运的事啊!”

不可思议的家伙——!荒北头一次遭遇这种莫名其妙的场合,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一直都很想了解一些人类外种族的事情,今天居然拥有了这个机会。上帝啊,感谢您的恩赐!”少年亲吻从衣服里取出的十字架,“我可以询问您一些事吗?”

“我不会回答的。”

少年从随身挎着的粗布包里拿出了卷起来的羊皮纸与墨水鹅毛笔,把包垫在膝头,将卷起来的纸展平:“拜托了!”

“说了我不会说的啊,再吵就吃掉你!”

少年笑起来: “可狼先生答应过,不会伤害我的啊。”

啊?

一瞬间立场似乎发生了微妙逆转,他并不喜欢、也不习惯这种隐隐约约就被他人,还是个陌生人类影响了步调的情形;只是这少年的笑容,或许宣告了自己不愿一切继续朝难以捉摸境地发展的想法,有些不切实际的天真。纵然想要阻止,大约为时已晚。

糟糕了。


FIN.


PS.

kp生日快乐!重要的话要说两遍!【划掉】提前的生贺是因为我上学日大概熬不到那么晚,先说好了【划掉】被安利小单车时听kp说喜欢荒坂,就试了试……不过果然…………不怎么成功。 十分抱歉咯,只写了一篇短短的东西(大概可以看成段子?),还不怎么美味(ノ=Д=)ノ┻━┻

虽然感觉小野田这孩子会因为恐惧而退缩,但是一旦确定自己究竟想做什么,就会非常坚定吧,然后就会意外地掌控起主导权来的样子呢www?【咦】相比之下荒北前辈就被我写得有点……对不起!( p_q)请不要打脸ヽ(≧Д≦)ノ

评论
热度(14)

2014-12-14

14  

标签

荒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