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舟楫尾迹 —

*脑洞而已。想看黑道设定下的赤降!【等等


+++


降旗光树揪住短袖衫的胸口部分的衣料上下晃动,使风得以产生给予他几分清凉。

窗外突兀地闪过耀眼白光,它划破一片阴沉的天空,紧接着,雷声轰然炸开,雨滴从云层迫不及待地跌坠,狠狠地摔落在玻璃上,果然开始下雨了呀,怪不得之前那么闷热。降旗站起来,迅速地把窗户拉上,然后担心起出门购买饮料的友人黑子哲也,他出门之时并没有带伞,这可不太妙,还是出门去接他比较好?

黑子哲也是他在一次作者见面会上结识的同好,虽然过去不曾见面,但聊起喜欢的作品来,却颇有几分相见恨晚的意味。今天是那位作者的新书发布会,两人在会上再次碰面,加之几个月的邮件来往,降旗光树也就生出了几分信任感,欣然接受了会后黑子哲也的邀请,前来拜访他的住所。他们聊得很是愉快,不过恼人的高温却扰得降旗光树禁不住流露出难耐的神情,毕竟黑子哲也并没有购置电风扇抑或是空调,打开窗户对缓解高温也毫无作用。黑子哲也也察觉到了自己的不适,于是提出了购买一些冰饮的建议,也行动力极高地去执行了,令降旗光树有些不好意思。

雨越下越大了。

黑子哲也的伞置于门口的桶里,而家门钥匙放在鞋柜上;他似乎相信着自己这个人呢,有一点高兴。降旗从桶里摸出一把伞,准备拿起钥匙去找黑子哲也。门铃在此刻被摁响,他把伞放回桶里,没有看猫眼就打开了门:“黑子君?”楼道里的灯已经老旧得不能工作,在他和黑子哲也上楼的时候,他尝试过几次拍掌都没有引起照明灯的回应。看不清是什么人,好像和黑子的身材差不多;对方没有说话,一种奇异的味道扑面而来,让降旗光树有些作呕。究竟是怎么了、正在思考这个问题之时,那人直接地倒了下来,他自然而然地张开双臂接住了对方。

“哲也……”那人含糊不清地喃喃起黑子哲也的名字。降旗光树加速的心跳因为这个称谓勉强平静下来,这么亲密的称呼,想必是熟人吧?他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姿势从拥抱换成将对方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头,一点一点往客厅挪去,然后轻柔地使对方倚在沙发上。该怎么办?他焦急起来,还是准备去找黑子哲也,就在转身的刹那,他被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力拽住了手臂,旋即身体被强硬地扭转回去,整个人摔在了柔软的沙发里。

那人攥住他的手腕,脸庞逼近:“你是谁。”之前一直闭合的双眼发出危险的讯息,像是大型动物对入侵地盘的生物摆出将要进攻的姿态。——那双异色的眸子,在近距离之下降旗光树终于看清对方的五官,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这样的眼睛?!他哑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赤司君,请手下留情!”气喘吁吁、突然闯入的黑子哲也打破了这场他与神秘人的对峙。降旗光树的目光被他吸引过去,黑子哲也的手上提着纺织袋,袋口露出了易拉罐一样的物品,“他只是个普通人,请别吓到他啊。”


FIN.

没有后续~

赤降意外适合看上去又苏又爽的设定呀【等等】,求太太投喂酷炫狂霸拽的架空文(๑´ω`๑)!【等等喂

评论(13)
热度(10)

2014-05-28

10

标签

赤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