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舟楫尾迹 —

置若罔闻

*OOC慎。

+++

1.〖下〗

然而预告死亡的热浪并未扑来,反而是幼龙痛苦的吼叫传入相田的耳内。她稍稍睁开一只眼,看见碎片幻化成了无数细细的丝线把龙的身体缠紧。翼一旦停止扇动,龙便立即从空中狠狠摔到了地上。桃井长吁一口气,好像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虽然相田觉得她对这种危机的处理显得似乎游刃有余),她收回自己举起的手臂,向四周环顾:“有些不妙呢......”

相田当然明白她的意思,这个意外造成的罚金肯定高得吓人。她粗略地思考了一下大概的金额,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对方的怀里——她恍然大悟般立刻挣脱出来,冲旁边退了几步和桃井保持距离。将脖颈上系着的银链拽出衣领,手指握紧链子所坠着的拉丁十字架。——那个魔法,属于黑魔法的范畴*;在魔法施放的过程中,她感受不到治愈的力量,只觉得死亡的气息笼罩,纵然没有进行杀戮,那股由魔法产生的沉重威压还是令相田不太舒服。桃井的确是货真价实的“女巫”,她太疏忽了,被对方优雅的仪态、谈吐所迷惑,轻易就作出了对方是“魔法师”的判断,忽略了自己从一开始就看不清桃井关于四元素能力值的事实。

桃井的手上还拿着那瓶曼德拉草,她感觉手握得有些疲倦了,就将瓶子换到了另一只手上。“啊啦,学姐这个样子真是让我有点害怕呢。”饶是用令人心软的腔调说着‘害怕’,那张漂亮的面容上却未表露出丝毫畏惧。说完,桃井往相田所在的地方走了几步,逼近相田。她缓缓把脖子上的银链提起来——那之上竟挂有一颗剔透的海蓝宝石,它宛如海妖晶莹的泪珠,诱惑着相田不得不将视线投向这颗宝石。“证实了你的猜想了吗?”

相田整个身子抵到了货架上,另一只手抓住了货架的隔板:“为什么你可以参加佣军......?”恐惧由未知生出,相田不禁做出了自我防卫的动作。

“我们从未和教会签订‘契约’。学姐,果然很讨厌我们吧。”桃井放下吊坠,无所谓地笑了笑,一副对相田的举动习以为常的模样,想来不是第一次在表明身份后被人用这样的态度对待。‘我们’,已经直截了当地将她们二人的种族划分清楚。啊,我和她不是同类呢,这么想着,似乎为自己想必会伤害对方的行为找到了开脱的借口......但在凝视那双樱色眼眸时,相田还是在刹那间生出几分惭愧。毕竟桃井帮助了她,而她却以这样的方式毫不遮掩、下意识地表现出自己内心对女巫的畏惧与厌恶。“终究是人类呐......。”桃井轻声喃喃,摇了摇头。相田没有听清她在说些什么,她开口想要否定自己讨厌桃井,嗓子又仿佛生锈,发不出声音——心里有一个小小的人在跺脚喊着“她可是个女巫,她可是个女巫!”,你不能......靠近她。

“发生了什么事喵?”刚才的动静惊动了店主,它撩开帘子走了进来,暂停了沙漏中沙子的流逝。“诶呀,”猫用爪子捂住嘴巴,瞪大了两只眼睛,“您们没有受伤吧喵?”

桃井走向猫,手轻轻往上一招,被裹成一团的龙悬浮在二人之间:“啊,那个,是不是需要重新封印了呢?”

“本来想着等二位客人离开就修补封印的喵......没想到崩坏的时间居然提前了喵。”猫嗅嗅周围的空气,露出了不太舒服的样子。妖物对魔法气息十分敏感,想必它一定是感知到了不久前施放的黑魔法遗留在风中的星屑。它的目光在桃井和相田二人之间来回,最终投向桃井,欲言又止。

“......啊,”相田主动打破了沉默,她放开隔板,往猫那边站了一点,“您看,赔偿的问题——?”

“是我的失职,请二位离开吧。希望下次还能光顾小店,”猫的耳朵颤动了几下,向桃井相田鞠了一躬,“不胜感激喵。想要的药草就当做赔礼带走吧。”

相田不太明白猫的态度为何会有如此转变,从一起初的无意显露的优越变为此刻貌似的平等相待;绝对不是“因为自己疏忽,要好好赔偿客人”这种理由才会这么说话,是为了什么……难道是……!

“啊啦,学姐还不走吗。主人可是下逐客令啦。”桃井笑笑地说,空余的手轻轻搭在相田的肩膀上,激起她一阵不适的战栗。“没记错的话,学姐的学校可是有宵禁的?”

宵禁,她差点忘记这件事情了,糟糕!得快点回去,否则就会赶不上现世的最后一班车回学校了!相田着急起来,也没管桃井,径自跑向大门。

“学姐,别跑那么快嘛。”桃井的声音追在她身后,不远也不近,似乎刻意保持了一段距离。相田可无暇顾及,她才不想体验迟到后翻墙入校这种事,尤其在穿着裙子的情况下。她不停往前跑,直到跑到杂货铺的灯笼照亮范围之外的、通往现世的小路上才放慢脚步。意外地只有自己的喘息,那丫头哪去了?

望向天空,月亮只有弯弯的一丝银白嵌在浓郁的夜色之中,星星却是色彩斑斓、闪耀至极,比月亮更加吸引眼球。深秋的凉风徐徐吹着,草丛里回荡着蛐蛐清脆的歌声。精神放松,一刹那间有些恍惚自己身处何方。

“真美。”

歌曲念白似的女声从后方传来。

“嗯……”

“最后一班车已经发车了。”

“诶!”

“要和我一块走吗。”

相田转身,瞧见桃井骑在扫帚上,离地约有一米多高——老天!——肩上黑色的斗篷不断飞舞着,像是永不停息的夜晚的海浪。对方伸出一只手来,身体前倾,做出邀请的姿态。

“哈——!你,等等,怎么会,咦……”

桃井靠近了她一些,降低了飞行高度,双脚几乎是踩在了地面上:“不要太在意啦。上来吧,我不会对哲君的前辈有什么恶念。”

黑子……没错,桃井的确是喜欢黑子的,那种热情已经让整个诚凛都领略过了。走回去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抱着怀疑的心情,小心翼翼地走到桃井身后,与其说坐,不如说骑到了扫帚上。这种奇怪的姿势实在令人有点羞耻,幸好桃井很快就使扫帚飞了起来,在起飞的那一瞬,相田因为没有可支持的地方,险些摔了下去,不过这种事情她才不会说出口。缓缓上升,就好像坐飞机一样,大脑有点不舒服,但在飞起来后就好转了。

“还是请抱紧我?我要加一点速度咯。”话音刚落,整个速度都提了上去,相田下意识环住了对方的腰——绝对是故意的!她想喊出声来缓解此刻脑部的不适,却又觉得如果出声大概会被嘲笑。头发被风胡乱拨弄,打在脸上带来轻微的疼痛。

现世的列车速度极快,在车上观察窗户外的景色,能够看见的只是高速变换的模糊色块。然而此刻她正以俯瞰的角度重新树立对这片荒原的印象;黑暗中一切显得轮廓暧昧不明,能可感的是广袤的荒原向远方的地平线扑去。天空是无垠的星海,她们仿佛在这片海洋中划着一艘小舟,朝着未知的地方而去。

“啊……”无意义地谓叹,一时之间言语变得多余。人类的渺小在这种时刻显露无遗,即使人类握住了火与矿石,征服着自然,排挤着其他生物的生存空间,驯服它们、主宰它们,自诩为食物链最顶端的存在,追求更为长久的寿命,永远也无法否定一个事实:人类的生命多么短暂,弹指一挥间即化作灰烬归于黄土,星辰却拥有近乎无尽的时间来凝视大地,平静地看待人类的所作所为、不予置评。

“学姐很喜欢这样的景色吗?”桃井说:“那么,再高一些吧。”

飞行的高度陡然比之前增加了许多。相田的心跳加速,现在向下看已经超过内心能够承受的范围了,东西完全看不清楚,恐惧感升腾:“突,突然加速……”为何会有种莫名其妙的,不愿在这种方面表现自己的脆弱的思想?“再高一点我也不怕哦!”

桃井发出轻轻的笑声,假如不仔细听的话,这笑声会被风声完全掩盖:“是,是。再高的话,我也很难控制了。”腔调里当然是一点也不想隐藏的揶揄意味,这家伙完全明白自己是恐高吧,真是太尴尬了……相田觉得耳朵烫起来,被学妹这么游刃有余地戏弄实在是不爽。

“你们学校……?”

“没有宵禁一说。毕竟是超常规学校呢。”

“桐皇……”

“下回遭遇战也还请诚凛多多指教。”

“那是肯定的——!”

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它周围的景色均因扭曲而颜色混合,这就是连接现世与荒原的入口。

“要一口气冲过去咯!”

“——!!”她几乎看不清自己身边的东西,唯一能够触碰的只有对方,手不禁用了一点力。这加速犹如鹰隼俯冲向自己的猎物,带来一阵从未有过的畅快。或许一生只有今夜、只有现在,才能享受这飞鸟翱翔于苍穹的自由。

热血在胸腔沸腾。

——飞吧!再快一些啊!

TBC.

*黑魔法为左手路径施放。

*女巫应该是通过涂抹一种油膏就可以飞起来了,但还是遵循常见设定吧www

评论(2)
热度(5)

2014-04-05

5  

标签

桃丽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