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舟楫尾迹 —

*为何没有第二题?如果是19岁的二人连恋爱都还不可能开始谈吧www分手就跳过好啦!【明显偷懒

*OOC、小白、矫情注意。

+++

#写手傲娇试炼##月色真美四题#

3. 死亡,不使用“死亡”“尽头”“到此为止”“那边”等直接表述。


【side:伏见猿比古】


“从以前开始美咲就是这么蠢呢,什么事情都要冲在前面。”

在流血吗,腿部和手臂。 像是在大雨中行走一般,衣服的布料紧紧黏在肌肤上,带来不适。背上背负的人从口鼻中呼出的气息在耳边萦绕着,不过渐不可感。

“我可是……吠舞罗的突击队长……八田鸦。这是我的职责。”八田连把头抬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他的头放在伏见的肩上,语气虚弱。

“包括挡在叛徒前面接下攻击?别说笑了美咲,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黄昏已经渐渐消逝,放弃徒劳的、与夜的抵抗。 哪里才是尽头呢?这似乎无穷的道路啊,被垂降的夜色而包裹,将会去往的方向不甚明朗。

“除了‘叛徒’,你还是‘伏见猿比古‘。”

“......”

八田喘息着,似乎正在极力汲取氧气:“我一直都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离开。吠舞罗的大家,你真的一点也不在乎吗?”

一点不在乎?并不是。只是我唯愿被你一人驯养。我始终站在对岸的稻田中,等待你的转身。“——我没有离开原地。”

“那么,为什么不向前走。”

“......”不想和别人分享啊,唯独有关于“你”的一切事物。明知道温暖的光不可捕捉,正如无法用手抓住水流,依旧一厢情愿妄图束缚住你的目光。

八田额头和鬓角的头发垂下来,轻柔地在自己的脖颈上来回扫过。“猿比古,你的体温还是那么低啊,一点也不暖和。”他近乎于唇语的话因为两人此刻的近距离还是传进了伏见的耳朵。步履沉重,身体不适已经明显起来。即使是跟随王的氏族成员,也没有办法抵抗失血;人类的身体本来就是脆弱的。“不是每个人都和美咲一样是小孩子的体温。”

“哈......好冷啊,好困。”

“别睡过去!”

“......不行啦,让我睡会吧猴子。天亮的时候再叫醒我——现在,真的好困......”八田不再应答。

光源陨落,属于二人的世界,于此刻坠入永恒的极夜。


+++

PS.

好想写小天使失明梗带上青组赤组一起玩喔www

评论
热度(7)

2014-04-04

7